杀死 Google Glass,然后让它重生-焦点中国网

突然之间,许多美国知名科技媒体开始高呼“杀死 Google Glass”以及“Google Glass 已死”,观点大变背后是 Google Glass 确实近况不佳。发布足有两年半但仍没有消费者版本,Google 也没想着怎么将 Google Glass 变成 Android 智能机那样的流行产品,甚至在智能手表和手环都开始有所起色的时候,人们却开始淡忘这个从天而将的神器。

不仅是 Google 在推广研发 Google Glass 上不上心,就连那些支持 Google Glass 并为它开发应用的开发者们也开始灰心了,前期作为尝试还可以,后期在这个始终无法大规模使用的设备投入开发精力就很不划算了。比如 Twitter 就表示,不再在 Google Glass 应用上继续投入精力了。

路透社联系了 16 个为 Google Glass 开发 app 的团队,9 个表示已经不再开发或者是放弃了 Google Glass app,主要原因是缺乏用户以及设备本身的限制。还有 3 个团队转向开发商业项目,将面向消费者的项目置之不顾。

作为一款可穿戴设备,说 Google Glass 是早期的先行者也不为过,在 2012 年,Google Glass 是能够让人发出一声“Wow”的产品,后来小范围传播后,Google Glass 更多的是和 Geek 联系在一起,而大众还是以猎奇的心态看待这款产品。Google Glass 诞生之后,一直没有停过的就是隐私保护群体对于 Google Glass 的质疑,以至于 Google Glass 出现在科技媒体版面上几乎有一小半是因为 Google Glass 引发的形形色色的隐私问题和纠纷。

和早期的 Galaxy Gear 手表类似,Google Glass 被认为工程机痕迹太浓,很难和时尚扯上边,而作为可穿戴设备,我们现在对其美观度时尚度的关注不亚于其功能性,所以 Geek 之外的群体的想法是,我为什么要戴上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并且这东西还要 1500 美元。

亲妈不上心,开发者开始逃离,大众消费还没有开始接受这么前卫的产品,这就是包括《连线》、《MIT 科技评论》这些知名媒体开始看衰 Google Glass 的原因。在这些媒体心中,Google Glass 已死,但 Glass 需要重生。

Google 应该做 Glass 的系统

就像苹果在推广 Apple Watch 的时候表示自家的智能手表将会冲击瑞士钟表业一样,眼镜和手表一样,都是市场广阔的大众市场。既然人们看到了手表通往智能手表的可能性和市场价值,那么凭什么说未来眼镜不能变成智能眼镜呢?当然,智能手表可以在形态上和普通手表做得类似,而 Google Glass 等智能眼镜和普通眼镜相比还是太突兀了,这是技术的制约,但我们已经看到解决的可能性了。

Google 和苹果不同的是,Google 做硬件基本都是玩票的性质,他们更擅长的做系统,Android in Phone、Watch、Car、TV 这种,而不是自己亲自去做这些硬件,虽然有时候它们做出来的硬件还不错,只是没什么大卖的,Nexus 手机和平板热销更多是因为系统自带信仰属性,并且价格还特别亲民。《连线》就评论认为,Android 成为市场主流系统不是因为 Google 为消费者制造了优秀的设备,而是 Google 让 Android 系统被其他伙伴们使用。

所以,这种经验可以推广到智能眼镜上,著名市场研究公司专门调研可穿戴设备的分析师 J.P. Gownder 反问道:

“为什么(Google)不去做系统授权,从硬件业务中摆脱出来呢?”

让人们摸到它,让人们买得起它

CentreChina曾经和在 Google Glass 上开发了中文语音搜索的出门问问一起办过 Google Glass 线下体验活动,活动非常热烈,在中国,人们能够见到并体验一把 Google Glass 的机会并不多。

人们想要买苹果的设备的话,他们可能去苹果零售店里去体验一把再做决定,并且苹果零售店的店员不会干扰你自由地体验,哪怕你在店里玩一下午都没问题,他们只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Google Glass 的情况却不是这个样子, Google 甚至最近还关闭了几处 Google Glass 实体体验柜台,这下子普通消费者就更难接触到这类产品了。

J.P. Gownder 认为,智能眼镜等头戴式智能显示设备有着比较广阔的市场,尤其是特殊场合,从教师、医生、石油工程师、仓库管理员等企业市场都有很好的前景,事实上,在我们之前的许多报道中,也强调了目前 Google Glass 的形态其实更适合专业领域,而不是消费者市场。

另一方面,Google Glass 和普通消费者的隔阂还在于其高昂的售价,1500 美元的售价比一台低配 MacBook Pro 还要贵,这也意味着那些想要尝鲜但是囊中羞涩的年轻人不太会花钱去买。并且,就连 Google X 部门的负责人 Astro Teller 也认为,目前的可穿戴设备都太贵了,一些产品需要对折之后再对折。

显示方式要改进

如果说《连线》是从战略的角度去看的话,《MIT 技术评论》更多的是从技术的角度去想该定义下一代的智能眼镜。可穿戴设备想要出现百花齐放的状况的话,其形态也应该是多样化的。而目前的一些基础技术让我们看到了改进目前 Google Glass 不如意地方的曙光,我们能把智能手表做好看,未来也可以将智能眼镜做得和普通眼镜差不多。

若论 Google Glass 最突兀的地方,莫过于前面显眼的显示部分,不仅容易让佩戴者产生视线上的阻碍,并且在旁观者看来,Google Glass 也显得不那么协调。所以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么保留显示功能,并且又做到时尚美观协调。

Lumiode 是一家初创企业,他们想要用 LED 来制造微型显示屏,一般而言,LED 适合做显示屏的背光,或者让光线穿过滤波器(filters)形成像素构成图像。Lumiode 的做法是,省去滤波器这层,直接用 LED 点来当作单个像素使用,并在前面加上一层晶体管来控制 LED 的光。Lumiode 的创始人及 CEO Vincent Lee 表示,这种方法可以让显示屏亮度提高 10 倍,并且比其他显示技术更为省电。这项技术支持的微型显示屏可以集成到普通外观的眼镜中去,还有助于减轻电池组件的重量,并提升室外的可见度。

不过现在还有更为激进的方式可供选择,把显示屏做到眼镜上不如让它像隐形眼镜那样和眼球紧密相联。Innovega 就正在实验这样的大胆想法,他们使用一个隐形眼镜来作为投影幕,接收由集成到眼镜中显示板的媒体信息,而当没有信息传输的时候,这个隐形眼镜也不会阻碍视线,尽最大可能做到隐形。

在今年的 CES 上,他们展示了这样的一个套件,眼镜部分看上去和普通墨镜没有区别,配合这个隐形眼镜能够传输高分辨率图像直达眼球,提供类似于增强现实的功能。他们的 CEO Steve Willey 表示他们正在开发这样的消费者版本隐形眼镜,并计划在 2015 年通过 FDA 的审核。

续航仍是个大问题

我们需要把智能眼镜的显示屏尽量做得隐形,也需要做得更节能。因为就 Google Glass 的续航来讲,高强度用 2 个小时就电量告急了,想要成熟商用的话,起码需要达到一天一充的下限,这从根本上还是需要在电池上想办法。并且由于是可穿戴设备,我们还不能像智能手机那样把电池直接做大就好。

可打印的柔性电池可能是一个出路,由于轻薄和可塑形的特点,我们可以尽可能地将电池和眼镜框架结合起来,而目前的锂离子电池还需要一个固定的形状,并且由于安全考虑,锂离子电池还需要防护层来防止电池出现危险。

另一方面,初创企业 Perpetua Power 也在研究利用身体发热的能量给电池充电的技术。从理论上讲,在眼镜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安装微型热电发电装置能够持续给电池充电,缓解可穿戴设备电量危机。不过目前而言,这种发电装置还有些大, 1 乘 2 厘米见方,还需要许多个一起工作,每块装置能够产生的能量都还非常有限,仅够支持运动手环工作,离支持智能手表或者眼镜还有很大距离。

让智能眼镜回归眼镜

就像目前智能手表外观做法最保险的方式处理成传统手表外观一样,为了顺畅地让普通大众从眼镜过渡到智能眼镜上,就必须要让智能眼镜外观上回归眼镜。事实上 Google 曾经是有这样的觉悟的,他们曾经和全球眼镜领导者 Luxottica Group 有过合作意向,雷朋眼镜就是该公司旗下品牌。

前面各媒体,各企业出谋划策那么多,集中的焦点问题就是,如何减轻智能眼镜的“计算机感”,一旦智能眼镜市场得到开发,它就得融入到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中,而现在的 Google Glass 太过显眼。技术和设计的结合,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越多的人佩戴智能眼镜,那么智能眼镜就应该看起来越大众。

不过我们也应该有些耐心,眼镜从发明到现在已经有 700 多年了,但是一直是以功能性为主,直到最近一两百年才具有装饰和时尚的属性。所以 Google Glass 初代看起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但是智能眼镜的未来并没有因此断掉。

就在诸多主流媒体宣告 Google 已死的时候,《华尔街日报》又传来消息,Google Glass 二代将会采用英特尔的芯片,此前他们采用的是德州仪器的芯片。为物联网和可穿戴设备领域做好准备,英特尔可谓是准备许久了,旗下就有 Quark 微型低功耗处理器,以及基于 Quark 的 Edison 平台甚至可以称之为一台微型电脑,而 SoFIA 集成芯片还集成了基带芯片,这些准备都是在为低功耗物联网设备,乃至可穿戴设备准备的,并且英特尔应该还有能力推出迭代产品出来。

想想 Google Glass 的原型形态,一个潜水面具的产品连着智能手机,在看看现在的 Google Glass,其实就初代产品的形态来看,它已经做得不错了。如前面提到,媒体们认为 Google Glass 已死的主要判断标准是开发者纷纷逃离这个并不热闹的平台,其生态也就无从谈起。之前也和一些相关的开发者接触过,他们其实也并不看好 Google Glass 能够成为一种生态,反而是 Android Wear 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所以 Google Glass 这类产品能不能打入大众市场,Google 的态度也是关键,只是现在 Google 对 Google Glass 的态度没能给开发者以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