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硅谷科技公司报道系列(一) 用Airbnb模式租车的FlightCar-焦点中国网

文| 刘辰

在美国,有人通过“盘活”自己闲置在停车场缴纳昂贵停车费的车子赚到了1.2万美元。这件事发生在FlightCar。

这家从Airbnb身上得到灵感的租车公司现在已经进入了美国8个城市,专攻机场周边的大型停车场,让车主将停放在这些停车场的闲置车辆租给刚下飞机的游客或商务人士,既省停车费,又赚租车费。

在两个创始人的履历上,十分打眼的是“辍学”二字。Kevin Petrovic辍学于普林斯顿大学,而Rujul Zaparde 辍学于哈佛大学,两人都不过20岁左右。

创业邦硅谷科技公司报道系列(一) 用Airbnb模式租车的FlightCar-焦点中国网

(图为FlightCar创始人之一Rujul Zaparde )

Kevin说,旧金山长期停车费是18美元/天。这个价格可能略高于平均价格水平,西雅图的停车费是最贵的,27美元/天。最便宜的城市长期停车费可能只需要6~7美元/天。均价在15~18美元/天左右。

那么一名车主通过FlightCar将车子出租,能赚到多少钱?其实这取决车型、新旧程度等因素,FlightCar以英里数来计算车费。通常情况下,一名车主把车出租5天,能赚40美元。对游客来说,使用Flightcars租车也比用Uber和Hertz便宜。Kevin说,或许能便宜到30%~35%。

如果一名游客想在抵达美国后开始使用FlightCar,他只要登陆FlightCar的网站,就能看到各种车型、是否可租以及价格。选中想租的车后,进入跟其他租车机构一样的流程:输入姓名、地址和其他资料。但有一件事和普通的租车机构不同,FlightCar非常介意租车客是否有良好的驾驶记录,“我们会检查租客是否有过超速、闯红灯、开车时打电话等等不良记录。要是你收到的罚单太多,就不能租Flightcar的车了。”Kevin说,“因为我们得对车主负责,保证都是驾驶习惯最好的人来租他们的车子。”

Flightcar从客人那里收到租金后,车费的15%会分配给车主。余下的钱全部投入运营,包括支付车险、停车场管理费、往返停车场和机场之间的客人接送费用和FlightCar的员工成本费用。现在公司总共有100名全职员工,总部有约20人,其余的不是在客服中心就是在停车场。旧金山有Flightcar最大的停车场,那里有大约20名员工,所有城市均是7天24小时运营。

创业邦硅谷科技公司报道系列(一) 用Airbnb模式租车的FlightCar-焦点中国网

(图为FlightCar创始人之一 Kevin Petrovic)

Kevin和Rujul在创业之初就选择只做机场周边的停车场,而不是市区其他地方。Kevin解释,这是因为美国的机场周边有非常大的租车市场。如果观察美国的租车市场,会发现有一半的市场都集中在机场。“想象一下,拿下三四十个机场就能占据一半的市场份额,而剩下一半的市场是由上千个小型停车场组成的。这样算来,肯定是从大体量的停车场起步更容易做大,也更容易获取用户。”他说。

FlightCar目前主要面向游客,这当中既包括少数来美国度假的个体,也包括举家出游的群体。当然,目前也有一些商务类型的用户,FlightCar也希望未来商务用户会越来越多。

然而,租车客都喜欢开新车或者好一点的车,但车主如果刚买了一辆好车,他会愿意分享吗?FlightCar是如何提升客户体验的?Kevin坦言,公司刚创立时他们也不知道答案,但后来他们发现其实人们很乐意把新车租出去。“放在我们这的车有的才开了1000英里,几乎是全新的。”FlightCar用价格分级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客人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就能租到新一点和好一点的车;如果客人想省点钱,就可以选旧车,“我们的旧车价格肯定比其他租车机构便宜。”

在2012年12月,FlightCar完成了来自YC的种子轮60万美元融资。2013年4月其完成了一轮550万美元的可转债融资,TEEC天使基金在此轮参与了投资。最近一次A轮融资完成于2014年8月,由纪源资本领投,TEEC天使基金跟投,金额约在1350万美元。

FlightCar将用这些资金来拓展更多城市。完成最新一轮融资时,FlightCar只进入了3个城市,但3个月后FlightCar拓展至8个城市,目前在旧金山、洛杉矶、波士顿、奥斯汀、达拉斯、费城、西雅图和弗吉尼亚州Dulles市都有业务。“我们要去越来越多的城市,一个旧金山人在旧金山出租他的车,当他去华盛顿旅游时,可以在那里租别人的车。我们希望我们的用户既是车主,也是客人。”Kevin说。

现在Flightcar尚未做到在每个城市都能盈利,但Kevin认为最终所有城市都会盈利。当然现在盈利状况会有些波动。比如夏天是旅游旺季,租车价格会高一些;冬天价格下跌,盈利就有点难度。Kevin还强调:“其实一开始就盈利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更主要的目标是在更多城市把业务做起来,获取更多用户。”

经由TEEC天使基金牵线,创业邦记者与FlightCar联合创始人Kevin Petrovic进行了简短访问。在进行专访的当天,FlightCar刚刚宣布进入达拉斯、波士顿等城市。

创业邦:Flightcar是怎么从Airbnb得到灵感并受到启发的?

Kevin:是的。其实是非常偶然的机会,我们看到其他分享经济的公司,Airbnb、Uber都非常成功,说明人们是愿意分享的。要是没有这些已经做出样子的公司,我们可能不会想到做分享经济。很快我们发现人们在旅行时对租车的巨大需求,Uber让都市人通过分享私家车赚了一点小钱,而那些停放在机场周边每年缴纳昂贵停车费的车辆,如果主人愿意将它分享出去,不仅可以赚到钱,还能省下停车费。如果我们能做到让用户既赚钱,又省钱,一举两得,这模式会更好,我们肯定会得到更多人的喜欢。

创业邦:但你们这么年轻,刚开始创业就进入了O2O这样一个巨大的商业领域,为何如此有信心能把这个生意做好?

Kevin:其实……一开始也没那么有信心啦,我想也没人能100%有这个自信吧。我们光是做调研就花了很长时间,调研如何租车、定价、上保险,调研可行的商业模式,还要调研其他类似的商业模式是怎么运营的。从想到这个点子到付诸实践,确实花了很长时间。不过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就树立了信心,既然这是个好点子,只要证明它可实施就行了。

创业邦:最开始创业时你们有3个联合创始人,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你和Rujul两个?能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Kevin:这可是个复杂的故事。当然我觉得这事在很多公司都会发生。我和Rujul在 9岁时就认识了。但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认识我们的时间就短得多了,是从我们开始创立公司前才认识的。分开肯定是因为理念不合,他更擅长技术,而且为Flightcars做了最初版本的网站。但他也非常年轻,最后还是决定回归学校了。当然,他创业时本来也没离开学校,如果他完全投入以一个Leader的身份来创业,我想结果会完全不同的。

创业邦:那你们俩也想过回归校园吗?

Kevin:当然,我们俩都想过。毕竟最初我们也不能确定这个模式能成功,那时候会反复想要不要回到学校去。当然现在公司运营得很棒,就没怎么再琢磨这事了。

创业邦:Flightcar有两个具有中国背景的投资方——TEEC天使基金和纪源资本,你们对进军中国市场有兴趣吗?

Kevin:我们对海外市场非常有兴趣,不过现在在美国也只进入了8个城市,目前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美国本土,先把商业模式理清楚,把用户体验和公司运营做得更好。但是,当然,海外市场未来肯定要去的。你看其他做分享经济的公司,比如Airbnb也去中国了,而且做得不错。

创业邦:但分享经济目前在中国是否可行尚在证明中,它在美国是否也会遇到走不通的地方?

Kevin:当然不同的地区会有不同。目前看来,西海岸、东海岸更开放,中部地区会适应得慢一点。我们现在拓展的城市还不多,也要边走边看,最后才能得出结论,哪些地区更适合分享经济。

创业邦:据说有一些VC曾经在第一轮投资后观望了一阵,因为他们也担心这个商业模式能不能成功,你们是怎么搞定后面的融资的?

Kevin:肯定也经过了好多试错,不试就永远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即便现在我们也有很多点子被证明其实没那么容易行得通。

创业邦:你们现在的车子数量够租吗?

Kevin:不够,客人总是比车子多,我们还得再加大车子的数量,否则就会影响发展速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