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连的杨雅林及其作为股东的大连某公司被一个案件搞懵了:忻州中院于2021年11月24日作出财产保全民事裁定,并在2022年3月15日查封了他们的银行帐户,但却直至2022年3月25日也未依法向他送达查封《裁定书》。

“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我和大连某公司均与该案毫无关系即不该承担任何连带责任,也不应当成为该案被告,更不应该被查封,可是不但我们被起诉、被查封了,而且我们还于近日发现作为财产保全的担保财产竟然是一处早已经被开发完毕、根本没有任何担保价值的土地,请问法院是怎么审核的呢?!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地方保护主义在作祟,还是存在其它什么原因呢?”杨雅林激动地说。

背景:两企业对簿公堂, 杨雅林和大连某公司账户却被查封

杨雅林和大连某公司账户被查封,缘起山西振钢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振钢公司)与澳大利亚某公司的一起购销合同纠纷案。

相关资料显示, 振钢公司在与澳大利亚某公司合作的过程中产生了纠纷, 该公司遂一纸诉状将澳大利亚某公司、香港某公司、大连某公司、杨雅林等诉至山西省忻州中院。几家被告随即就该案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忻州中院经审理将此案的管辖权裁定为大连市中级法院管辖。嗣后,振钢公司提出了上诉。可是,还没等到管辖异议的案件山西省高院二审裁决,忻州中院却突然将大连公司及杨雅林的银行账户查封冻结了。

对此,杨雅林有话要说:“事实上我与澳大利亚某公司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几年前我妻子曾经做过该公司的股东,但早在2019年8 月她即已退出该公司,从此与澳大利亚公司无任何法律关系。我当然与该公司更无任何法律关系。至于我任职的大连公司则是在中国的工商机关正式登记注册的中国企业法人单位,而不是澳大利亚某公司在华的分支机构。另外更重要的是,我和大连公司均从未与振钢公司有过任何经济和业务往来,更与本案毫无任何关系。现在忻州中院查封我和大连公司的银行帐户不仅给我和大连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他们查封的大连公司账户内的112.1万余元存款是该公司生产经营所急需的资金,账户被查封后,不仅致使该公司的生产经营完全陷入瘫痪, 而且连公司员工的社保都无法缴纳; 另外,我的个人账户关联着我本人的大额保险,保险公司定期要从该帐户扣费,如果届时不能解封,保险公司扣不到费,保单会自动作废,我以前交纳的数百万元保费就会化为乌有,这将给我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 问题还不止于此,竟然还有财产保全申请人提供的财产保全担保财产:位于忻州市河曲县文笔镇北元村的土地根本没有任何担保价值!因为,这片土地早已开发完毕了!”

“担保财产竟是已经被开发完毕的土地”

据忻州中院作出的(2020)晋09民初100号之一《民事裁定书》,原告振钢公司于2021年10月8日向忻州中院申请财产保全,担保人河曲县北元中信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该公司位于忻州市河曲县文笔镇北元村(黄河大街南侧原大众市场)的土地提供担保,该土地使用权证号是:河国用(2014)第021号。

图说:上图为(2020)晋09民初100号之一《民事裁定书》

而据《河曲视窗网》等媒体2019年6月22日以《旧颜换新貌 小市场变身大商场》为标题的报道, 2014年3月25日河曲县委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决定,按照北元村新提出的改造意见,依县城规划,在大众市场南侧建24层商住楼一栋,商住楼北侧建设三层商业门面房,其中部分用于回迁安置大众市场拆迁户。据了解,该商业房于2016年9月建成。截至2016年11月底前,71户回迁了67户签订回迁安安置协议,1户2019年1月份也签订了回签协议并认领了摊位。3户未签订协议但认领了摊位。

另据《河曲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网站发布的信息,该局在2021年12月28日,在该网站作出了《关于大众市场等5个小区改变用途和超容积率补缴土地出让金公示20211228》的公示。

又经现场实地勘察得知, 该宗用于财产保全担保的土地不仅早已建成商业建筑物或居民住宅,且早已经在进行经营。

图说:上图为财产担保土地上建造的房屋早已经在经营中

“我们真的不明白,这样的土地竟然能被用作财产保全的担保, 我和公司均在大连、代理律师在北京都能查清担保物的问题,那么,忻州中院是怎么审核的呢?!”杨雅林激动地说: “一旦因财产保全错误给我们造成损失,谁来承担责任呢?!”

法律人士说法: 法院有义务审查担保财产的价值及合法性

首先,法院有义务审查担保财产的价值及合法性。否则,如因查封杨雅林及大连公司银行账户不当,造成损失,担保物不能起到担保作用,法院有承担赔偿责任的风险。

其次,根据“房地合一”的基本原则,已经开发建设的土地,因为土地上面已有建筑物,在建筑物所有权不变更的情况下,土地不可能易主,而应当是“地随房走”。这样的土地根本不可能独立拍卖、变卖,因此实际上该担保财产是无效财产。一旦因财产保全错误给被保全人造成损失,担保财产无效时,将会给人民法院带来因审查不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风险,因为人民法院对于财产保全担保财产的价值和性质负有不可推卸的审查义务。在该宗地上已经建成建筑物并已经出售给他人的情况下,担保人已不再享有该建筑物下面的土地使用权及所有权,该土地应当属于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人。

因此不能再将已建成小区下面的土地作为担保物提供财产保全担保。

“忻州中院对于本案本来没有管辖权,在多名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后,忻州中院已将管辖权裁定到大连中院审理,振钢公司提出上诉,管辖问题还待山西高院二审裁决。但从《裁定书》的不依法送达、甚至保全担保财产存在的严重问题等上来看,已使我们不得不怀疑当地法院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问题,也使我们对其能否秉公执法产生了怀疑,因此我们希望山西高院能够尽快对于管辖问题作出公正的裁决。”杨雅林激动地说:“同时,我们也希望忻州中院能尽快查明事实,解除不当查封,以避免给我们进一步造成难以挽回的重大损失,也避免因其对于担保财产未尽到审查义务而带来重大风险。”

在国家大力进行司法整顿的当下,本案最终将走向何方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